珍藏2011

[ 来源:未知 | 作者:张爱芹 | 时间:2011-05-26 09:03 | 浏览:| 责任编辑:admin]
     昨天,回了趟老家。
     一进门,满眼的花红草绿。不大的农家小院,几乎被这一片片的“花红草绿”占据了。从院门口到屋门口,路只容一个人走,还要绕着这些“花红草绿”曲折一下。墙角还有老爹出去检拾来的一堆“宝贝”(其实是一些破烂)……上次回来可没有这么壮观:我突然想起了萧红笔下祖父的园子——太阳在园子里是显得特别大。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开一谎花,就开一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我想象着自己的孩子在这个小天地里如何肆无忌惮的撒欢,想象着他在姥姥姥爷的纵容下东跑西颠、笑声不断,想象着他怎样在这个可以看见星斗满天的院子里编织自己最初的梦想……
    老爹话少,打从进门他只是笑,他弓着身子在小院子里忙这忙那,也不管有没有人在意听,兀自言语着:“这个东西用辣椒一炝锅,鲜着;这个热水一焯,滴点香油,搁点醋,拌上蒜泥,香的很!”没结婚的时候,老爹总是千方百计让自己吃着舒心,虽然算不上是厨师级,可是作出的饭菜确实是香,可惜当时的我并不满足。
     曾经看过很多文章,在写到对远方的子女的牵挂时,一定会有父母对天气预报的关注这一细节,我曾未见过父母有过这样的举动,可是晚上的一个细节让我感触颇深。当熟悉的天气预报音乐一响起的时候,爹突然插了一句话“他娘,把声音摁大点儿!”老实巴交的爹娘不懂得怎样表达呀!这或许也是爹对大姐和小妹的一种牵挂吧。 抬头仔细打量了老爹,黝黑的皮肤,粗糙硕大而又沾满灰尘的手写满了他七十几年来的沧桑与厚重,人生七十古来稀,已过古稀之年的爹娘为了不给他的儿女们添麻烦,至今依然忙碌着,有时,真的很感谢上苍,虽然它没有赐予我丰厚的物质,但是它让人到中年的我有充足的精力埋头于自己的工作、生活,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自己尽乎不孝,可是自私的背后却也蕴含着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人不管到了哪个年龄段,有一双牵挂你的父母双亲,那真是做儿女的福分,现在的我也越发珍惜这上苍赐予我的福分。
翔宇教育